当前位置:香港餐廳指南 – 飲食資訊 | OpenRice 香港開飯喇搞笑两个盯包的男人
两个盯包的男人
2022-11-21

周燕是徐州市“万丽珠宝总商行”的营业员,她和这家珠宝商行的老板是亲戚,所以老板很信任她,平常送点货什么的都让她去。近日,老板出国考察市场去了,而远在千里之外的石家庄地区行唐市分店又急缺了一批货,要尽快送到,老板在电话里安排让周燕把货送过去。

周燕在网上查了列车时刻表,选了一趟最合适的车次,早上5点13分开,下午2点17分到。这样,从石家庄再坐汽车,天黑之前怎么也能到行唐。

临走前,同事小范警告她不要背豪华的包,更不要穿高档的衣服,会招贼。周燕觉得有道理,就换了一套平常的衣服,又借了一个旧布包,装好珠宝打的到火车站。还好,火车上人不多,她安全到达终点。下车后,她又打的到汽车站,直达行唐的汽车要一个钟头后,她只好等。好不容易,车终于开了,但出了车站居然在街上转来转去想多拉点人,车从4点一直转到5点才走上北去的大路,而且还不走高速。更倒霉的是,车走到半路突然不走了,司机检查来检查去,足有半个钟头才说发动机出了毛病。一车人都牢骚满腹,骂娘的都有。司机也骂,骂得更难听。这时车上一个肥头大耳的人急了,噌地从包里拿出一把菜刀说:“再骂,我宰了你。”司机吓得马上赔起笑脸说:“对不起老兄,是我不对,我是被这破车气晕了。我退你钱,你坐别的车走吧。”这个肥男人听到软话也没再说别的,张手要钱。司机也许怕了,数了数兜里的钱都给大家退了全款。

大家拿到钱后都去路上截出租车去了。可是这个路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哪儿来的出租车呀?大家只有干着急,有的打电话,有的发短信。周燕也急呀,天就要黑了,包里还有几十万元的货,万一被贼盯上可怎么办?她竟然哭了。这时,拿刀子的肥男人冲她走过来凶巴巴地说:“哭个球呀,跟我走吧,我有办法。”周燕害怕地往后退了几步,这更惹恼了他:“你怕啥,我又不是杀人犯,我只是个卖刀的。”看周燕真的害怕,肥男人软下来说:“好了,别哭了,我就是这个熊脾气。其实我不是坏人,你看人家都有伴,你一个小姑娘多不安全,我们打伴走,我保护你。”周燕还是不作声。肥男人大步走到路中央像抢劫犯一样拦了一辆破旧的面包车,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就开门坐上了前座,然后强行让司机把车开到周燕面前说:“上车吧,我保护你。”看着周燕胆小的样子,肥男人从车上蹿下来,一下把她扯上了车,还振振有词地说:“天都黑了,我这么好的人保护你,你怎么就不认账。”

车开了,司机战战兢兢地问:“大哥你们去哪儿?”肥男人回头问周燕:“你去哪儿?”周燕说:“行唐。”肥男人就冲司机说:“行唐。”司机说:“我的车走不到行唐,我是新乐那边的。”肥男人生气了:“叫你到行唐就到行唐,再多说我宰了你。”说着又从包里拿出了那把菜刀。司机不敢再吱声,默默开车往前走。肥男人从脚下拿起他的大背包放在腿上,“呲”的一声拉开,然后叮里当啷数起菜刀来。司机吓得手在方向盘上哆嗦,周燕的心也怦怦直跳,她紧搂住怀里的挎包。

肥男人数完菜刀又拉好,然后往后一靠,不一会儿,他就打起呼噜来。司机看了看他真睡着了,就问周燕:“姑娘,他是你什么人?”周燕说:“他不是我什么人。”司机更纳闷了,问:“你是他拐骗的吧?”周燕说:“不是,我们是坐同一辆到行唐的车,车坏在半路了。”司机“嗯”一声说:“外面下雨了。”周燕借着车灯往外一看,果真是下雨了,还不小呢。肥男人也醒了,骂骂咧咧地说:“他妈的鬼天气,老子轻易不去一趟城里,这么倒霉,你他妈的怎么开这么慢,这得到什么时候才到?”司机说:“大哥,谁让你截了我这么一辆破车呢,拉着你这头肥猪能跑就不错了。”话音刚落,车猛然向前一倾,熄火了。司机说:“看是不是,说坏就坏了。”肥男人骂他:“坏你个蛋,走水坑里了。你是诚心不想拉我们呀,我宰了你。”司机赶紧说:“别闹大哥,这天黑路滑,走坑里很正常。”他边说边打火挂挡加油门,车在原地“呜呜”半天就是不挪地。司机对他们说:“两位,麻烦你们下去推一下。”肥男人边下车边说:“算我倒霉。”司机在心里嘀咕:“我更倒霉。”周燕也下车帮忙推,车终于出了坑。

车又开动了。也不知走了多久,周燕突然发现自己的挎包不见了,她的心马上像从天上掉进了万丈深渊,她大叫:“停车!快停车!!”两个男人都被这尖叫吓了一跳。车戛然而止。周燕开门就往下跳,肥男人抢先一步抓住了她的衣服:“干吗去?天这么黑,还下着雨。”周燕急了,使劲摆脱他说:“我的包丢了,里面有好几十万的珠宝呢。”周燕说出这句话后悔了,但说出的话收不回,只有往后面拼命地跑,她想,应该是推车时掉的。两个男人几乎同时“啊”了一声。肥男人也跟着周燕往前跑。这时司机把车掉过头,不再管他们开着车就往前奔。看着车超过他们,肥男人急了:“你停车,臭男人,你停车!”可车却越跑越快。肥男人大骂周燕:“你这破女人比熊还笨,你找包不让他开车去,你能看见路呀。这回完了,几十万的珠宝归那破男人了。”周燕大哭起来,边哭边跑,深一脚浅一脚的,一个跟头一个跟头的摔她也不觉疼,她连死的想法都有了。

这时,一辆车从他们前方开过来,灯光照得他们眼睛什么也看不见,肥男人可不顾这些,张开双臂就截这辆车,车又戛然而止,车停下来才看清原来是他们前面拦截的那辆车。冤家路窄,肥男人趴在车身前要司机打开门让周燕上去。司机打开门。周燕和肥男人几乎同时蹿上去,周燕比肥男人急,她蹿的是副驾驶座,然后抓住了司机的方向盘哭着问:“我的包呢?你找到了吗?”司机摇头。肥男人气凶凶地拿出一把菜刀抵住司机的脖子说:“快说,找到包没有?你想对那几十万起歹心,没那么便宜,不说老子宰了你。”说着,菜刀真的架在司机的脖子上。司机看他来真的,慌忙说:“找到了,在后备箱里,一袋子珠宝好好的。”肥男人恶狠狠地说:“那停车,把包给我。”车又停了,司机被肥男人用刀子逼着开了后备箱。周燕迫不及待地拿到包,拉开一看,珠宝还在,她的大脑这才从深渊下慢慢苏醒过来。

车继续往前开。周燕紧紧地抱着挎包不敢再松开,她真是害怕极了,几次要求下车,肥男人硬是不让下,这样她就更怕了。她觉得两个男人都在盯着她的包,因为包里的东西是他们一辈子也不见得能赚来的。这司机本来想独吞这包里的东西没得成,肥男人又不让她下,明明是在找机会下手,怎么办呢?突然,肥男人大叫:“停车!”车停下来,司机问:“又怎么了?”肥男人说:“你坐副驾驶,我开。”司机只好换了位置。肥男人开着车从大路向斜路走。

车终于停了下来,是一个村子的房子跟前,肥男人下车说:“下来吧,我家到了,休息一晚,明天再走。”司机马上说:“既然你到家了,我们就不住了,我把姑娘送到行唐去。”肥男人又急了:“你他妈又起歹心,要走自己走。”肥男人一直拿着司机的钥匙,说是明天再给。

周燕和司机只有听话的份了。这个肥男人长得不强,老婆却漂亮。肥男人把老婆叫到一边嘀咕了些什么,他老婆就进厨房了,不一会儿,从厨房里端出来了几碗热腾腾的鸡蛋面。周燕和司机都不敢吃,肥男人又骂开了:“他妈的,还怕我下毒不成,我吃。”说着独自吃起来。

肥男人吃饱后安排周燕和她老婆睡一起,司机和他睡一起。周燕要自己睡一个房间。

肥男人的老婆给周燕找了一个房间,周燕进去后把门锁得死死的才把衣服脱下来晾上,又把包里的珠宝倒出来把包晾上,才放心地去睡。天蒙蒙亮周燕就醒了,她是睡不踏实呀,睁开眼一看,珠宝还在怀里才放心。从窗户往外看,雨已经停了,那辆破车还在。她打开门,见女主人正在做饭就问:“司机呢?”女人指了指旁边那扇锁着的大门说:“在里面睡呢。”周燕奇怪地问:“为什么把他们锁起来。”女人笑着说:“防贼呀!不锁着,你那包里的几十万珠宝我能放心呀。”周燕似懂非懂地笑了一下。

天一亮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那么可怕了,司机和周燕都毫无顾忌的在肥男人家吃起饭来。吃完后,司机说:“这回该放我们走了吧?我好人做到底,保证安全把这个姑娘送到行唐。”肥男人说:“我也要到行唐办点事情,你捎我去。”司机苦笑说:“倒霉!看昨夜在你家睡一晚的份上就拉上你这头猪。”

车很快到了行唐,司机把周燕拉到了要去的珠宝店门口,肥男人还是不肯下车。司机说:“猪,下车吧,行唐到了。”肥男人这时开始傻笑:“可我的家不在行唐呀,麻烦你再把我捎回去吧。”司机开始骂了:“那你来这里干什么?你昨天像强盗一样截我的车,用刀抹我的脖子还不够,你还想逼我当你家长工呀?”肥男人也骂:“他妈的,我那还不是怕你盯上小姑娘那包里的珠宝吗?别看我长得样子凶,我是天下最好的好人,我比雷锋做好事还多。”司机接着骂:“就你他妈的是好人呀?我比你不孬,要不是看你那副想吃人的样子,想沾姑娘的便宜,我早就开车走了,好几十万呀,你肯定起着歹心,幸亏姑娘遇到我这种好人。”肥男人说:“屁话。”司机说:“你才是屁话。”

车窗还没关上,周燕站在车外,听着他俩人的对话,眼泪唰一下从眼里流出来,她想上前对两位哥哥说一声谢谢,可车已经在刹那间开走了,很快消失在人群中。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